官网入口-文远知行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创业以来,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从学者到创业者,是否面临着巨大的转变?”在外界看来,我做出这个选择也许确实不太寻

官网入口-文远知行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创业以来,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从学者到创业者,是否面临着巨大的转变?”在外界看来,我做出这个选择也许确实不太寻
文远知行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创业以来,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从学者到创业者,是否面临着巨大的转变?”在外界看来,我做出这个选择也许确实不太寻常。我成长在一个教师家庭,校园里那种自由、充满探索的氛围是我从小就熟悉和向往的。2007年,我获得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计算机工程博士学位,此后成为密苏里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终身教授,研究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待在学术界,教学、做科研,这是我理想的生活状态,也非常顺理成章。但与此同时,一个无人驾驶的时代正在拉开帷幕。在我潜心学术研究的这几年,随着大数据、深度学习的崛起,无人驾驶技术发展突飞猛进,而我所研究的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成为无人驾驶的核心技术。在这个让全世界都为之兴奋的新兴领域,学术界成为AI技术商业化的中坚力量,越来越多的学术精英投身其中。2017年底,在无人驾驶创业大潮的召唤下,我放弃终身教职,创立无人驾驶出行公司文远知行WeRide,转身成为创业者。作为一种更安全、高效的出行方式,无人驾驶能够带来的影响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除了带来交通方式的变革,它还将颠覆人们的工作、生活方式,重塑城市图景,甚至改变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根据麦肯锡未来出行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未来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这里汇聚着大量的人工智能人才、孕育着积极开放的法律政策,是无人驾驶技术研发和应用落地的“黄金国度”。如何落地无人驾驶并无先例可循。在技术上保持领先的同时,我很看重找到一种适合中国市场的、切实可行的无人驾驶商业模式。要推动智能出行市场,AI技术、造车势力、出行平台、政策扶持缺一不可,这项事业需要整个出行生态圈的协同合作。幸运的是,文远知行作为一家AI科技公司,已经得到了包括头部主机厂、国有出行公司等重要合作伙伴的投资和合作。我们全球总部落户广州,得到了当地政府在各个层面的大力支持。2019年8月,我们与白云出租集团、广州科学城集团成立了中国首个落地一线城市的自动驾驶运营合资公司——文远粤行。这是全球首次自动驾驶企业和传统出租车企业的合作,是真正的 AI 赋能传统行业,可以说为中国的无人驾驶落地找到了一条新思路。合资公司成立后,我们迅速开展了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试运营服务。2019年11月底,自动驾驶出租车驶上广州街头,在黄埔区、开发区近145平方公里的核心城市开放道路上,推出面向市民全开放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最近,我们发布了中国第一份自动驾驶出租车运营报告:首月共完成了8396个出行订单,服务订单总里程达41140公里,零安全事故,每单平均服务里程为4.9公里,日均出行服务270.8次,共服务4683名用户。首月运营成绩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但2020年初,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却让我意识到了无人驾驶肩负着的另一份社会责任。疫情之下,无人驾驶的优势与社会价值尤为凸显:不仅能够有效避免交叉感染,保证疫情下的交通运输能力,并且能24小时运转,在防疫、维持城市交通运输中起到重要作用。遗憾的是,尽管载物无人车在疫情下被激发,但仍在探索商业化落地的载人无人驾驶却暂时缺席。尽管内心无比希望在这个非常时期无人驾驶汽车上路,为一线战疫人员的出行保驾护航,但我也非常清楚,载物的低速无人驾驶和载人的无人驾驶是两个不同垂直领域,从技术难度与政策监管上,后者都要满足更为严苛的标准。技术迭代有其本身的规律和要求,不能急于求成,行驶安全是重中之重。经此一疫,我更加坚定了决心,向着真正的全无人驾驶进发,踏实研发、不懈怠、努力创新,提供更好的无人驾驶服务。(韩  旭   作者系文远知行创始人兼CEO)《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4月08日   第 10  版) 责编:叶壮、王瑞景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